卢奋进

炸号老屏

【衰仔们0.0】死星之城: a love story


才怪。

乏味弱智的没料故事。一个扶不上墙的开罗人。
——————————————————————————————

凯洛伦的公寓楼冲着块广告牌,他一打开厨房的窗子就能瞅得一清二楚。有些时候是些正常的早餐麦片,他并不排斥那些金发碧眼的小模特,因为凯洛觉得这些孩有几分他外公童年的神韵。然而每年总有那么几天尴尬,那油腻腻的窗框里惊悚地出现了一排巧克力色的腹肌,或者成年模特的高潮脸——然而都是普通的内衣广告,并没有大牌。

更多的时候他们会打些新片的宣传。虽然是海报,却毫无美感可言,“国庆佳节,震撼来袭!”“xx项金球奖提名”,这种。蕾和达默龙不拖他的时候,凯洛很少去电影院。新电影一大半都是垃圾,而且他讨厌坐着干看别人的表演(包括自己的戏,如果他能有戏)。但他并不介意对院线的动静了如指掌,上网荡荡别人的影评,然后更个博臭骂一通。

再过三个月他就要毕业了,还差七八个学分,每周只能在气候研究课上背台本。他不能在学校耗太久。卢克舅舅收留过他一年,两个人都很不愉快;莱雅似乎打定主意从经济上掐断儿子的白日梦,阿纳金留给他的家底已经不剩多少,现在订个披萨都要考虑半天,而他又极度厌恶打零工。(???)

两年来凯洛的大部分试镜都石沉大海,他太高,太苍白,模样古怪阴沉,会因为选角导演看了眼手机就暴跳如雷地把桌子掀了。他唯一一次进二轮是个舞台剧的角色,演员都得装模作样地讲英音。那导演特年轻,甚至友善地跟凯洛唠嗑,问他接触舞台表演么平时喜欢什么剧。“不了解。没看过。我不用看那玩意,我自己会演。”

……同是这条路,凭什么达默龙顺风顺水?他只会模仿别人演戏!脸帅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波活力四射的大白牙刺伤了他,凯洛伦啪地合上电脑。

厨房有不少罐子,从干姜水到啤酒和无糖可乐,不过都是空的。最后他接了杯水灌下去。窗子透着蓝莹莹的微光,凯洛拧开插销,春夜的空气伴着一楼装修的噪音涌进来,那玩意看着像是快餐店,凯洛衷心希望它能撑得比前一家久点,他需要便宜汉堡。

今天份的宣传是一片紫色的星空,凯洛一时蒙逼,居然觉得这给里给气的颜色挺赏心悦目,就是星星密集了点,男女主拥吻的姿势不够社情。

海报底部照旧是一大堆闪闪发光的小标题……歌舞片?他想起了蕾突然间狂轰滥炸的动态,“高司令!!结尾的(防透)杀死了我!” “要二刷三刷要OST呜呜呜”……的配图,似乎是一个风格。凯洛一时好奇点了那个tag,又惊恐地发现波上传了自弹自唱的主题曲;克伦尼克主任给这部电影打了七星,评论只有个大哭的表情。

他怀着复杂的心情再次举头望海报时,有位大兄弟贴心地把“高司令”挡住了: 看起来,海报妹像是从侧面抱住着他热情亲吻,一只脚跷在半空;而他不为所动。尽管如此,那画面惊人地和谐,或许是因为那人穿了男主同款的白衬衣,还长了女主同款的金红头发,这给画面增添了骨科现场般的冲击力。

凯洛盯住那个瘦长条的身影,暂时把拉拉蓝抛到脑后。街道很窄楼层又低,他几乎能看清红毛男那张一看就很慢搞的脸,就像学生会的混蛋,或是试镜间那些鼻孔朝天的小帅哥。傲慢,凯洛想,但是受挫了,自尊受了伤,否则这种人不会平白无故,大晚上靠在路边。虽然衣冠楚楚,头发打理地光滑僵硬,他的肢体语言,周身的空气,都散发出明显的疲态,失去了和外表匹配的尖利态度。

“你是我见过最丧的人。”凯洛喃喃自语。他不知道是不是紫色海报的力量把他的眼睛给粘住了。那视线大概露骨地很,好在对方完全沉浸在自己失败/沮丧/迷茫的情绪里,对此浑然不觉。

时间也受到紫色魔法的影响,接下来的几分钟漫长粘稠。凯洛端着空杯子,右手拇指还停留在熄灭的手机屏幕上。他注视陌生人从胳膊上的外套口袋里掏烟,点了夹在指尖,吞吐淡紫兰色的烟雾,几口之后又心神不定地丢在地上(凯洛不抽,但看得一阵肉疼);他终于摆脱了静止,从男主前面走开,在广告牌的长度范围内来回踱步,不紧不慢,如果没别的事可以做,他好像能在这个小怪圈里踏到天明。

气温慢慢掉下去,夜里小风开始呼呼地吹,凯洛激灵一下,终于从别人的孤寂中拔出头来。红发青年再次踱到海报边缘时,顺势沿街离去,凯洛目送对方突然沉重起来的步伐。他试图排遣的东西,非但没有散去,反而变本加厉地压回他肩头,只有拖着他们继续缩回这城市里暂时的容身之所。

窗子里终于只剩在星空布景下拥吻的艾玛和高司令。而他像个傻子一样意识到自己还端着那个喝空了的马克杯。当天夜里他失眠了,平生第一次,被一种非生理(屁)的欲火炙烤到辗转反侧。凯洛最后一次看时间是五点零七,他终于合上了眼,梦里他坐在台下,一个红发男人穿着条黄裙子,一本正经地背了几行台词。

而且口音醉人。

吓醒以后,凯洛给自己煮了壶咖啡,挫败地点开了蕾最近每天分享一次的那个OST。

——————————————————————————

(自己看都觉得真没意思。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