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奋进

炸号老屏

Good ol' days

时间在post那篇之后,狼牌背景,虎牌互动,电影设定为主,有借用牌皇起源情节与人物,但关系会有改动,比如……莫名成了同事的虎哥和雷米。

重新见到那个男人时,Remy刚刚干完他在北非的活,准备去Essex那头报道。

剑齿虎还是套着长长的黑外套,像只大猫一样从他跟前踱进医生的房间,看都没看他一眼,而Remy盯着那扇被摔上的门目瞪口呆。操,冤家路窄。

也可能是他自己想多了。

Victor未必记得他,毕竟六年间被捉到岛上的变种人零零散散有百来个,而混在一群有钻石皮肤或蓝色舌头的家伙里,他Remy lebeau实在是不怎么打眼。在那帮青少年囚犯眼中,Victor creed是个令人胆寒的怪物,据说他喜欢年轻的猎物,总是把他们玩得差不多了再下手。"剑齿虎"那件吓人的黑外套和野兽爪子,很久以后也常在他们最糟糕的噩梦里闪现。仅仅提到这个名字,小孩们都会止不住地发抖。

Remy无不感慨地想,Creed偏偏缺席了自己的追捕,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也没好到哪去。Remy快要甩掉那些人时,有个看上去威胁不大的探员直接朝他开了一枪,子弹从背后贯穿过去,他抓着栏杆的手瞬间没了力气,他记得自己挣扎了几秒,然后从高处滑落,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一枪差点要了他的命,当然,这是后话,据说那个小白脸也为此受了处分,因为stryker明令要求捉活的。当然,最爽的部分莫过于听说Logan把那孙子跟飞机一起炸了的事。可惜他不记得这些,但Remy依旧心怀感激。

他想感激Logan的事也许不止一两件,如果,如果他们有更多时间。

他原本盘算着接手工会后亲自回去找一趟依旧在加拿大游荡的Logan。没什么特别的目的,炫耀一下自己成家立业什么的?可能吧,顺便给这为期两年的关系一个交代。如果Logan不介意,他们或许还会成为不错的朋友。

他只是不愿看到Logan孤身一人。这件事Remy只能认怂,他就是放不下。那个没有过去的身影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他无法界定那种感情的性质,听起来很变态,但从某种程度而言,两年出生入死的时光已经把他们捆在一起了。

倒不是说非得……怎么着。他们有许多相似之处,又截然不同,注定要走上不同的生活轨迹,如果你管那个叫生活。Remy其实暗搓搓地考虑过很多次,我是不是该彻底放手,很多次快想通了,却都以认怂告终。

他愿意相信logan有同样的感受,只是那头倔狼不稀得承认罢了。他不会干涉Logan的意愿,就像Logan从不会把他绑在身边(虽然他确实表现过这类倾向,原谅这个失忆的人)。Remy……只想确定那家伙过得不错,而且一直这么下去就足够了。

当然,这份真情实感没来得及付诸行动,他就失手在自己的婚礼上把小叔子给弄死了。

从岛上回来之后他就知道自己不对劲了。所有活体实验副作用叠加起来,他的能力到了已经无法掌控的地步。

boom,坏运气。

Remy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从前流离失所,不见天日的状态。除了活命,他把什么念头都放下了。

被命运打脸不是一两回,这次他却意外的麻木。毕竟,一个疲于奔命的家伙没有时间,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抱怨。好歹他遇到了一个靠谱的雇主。某些时候,Essex医生的所谓理念让他毛骨悚然,但他确实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也能为他提供一定的庇护。短期之内,Remy不打算离开,毕竟还没有特别伤天害理的事情落到他头上,暂时。

除了他不得不和Victor Creed一起工作这件事。

Remy掐掉那支快烧到手上的烟,感觉身上有点发冷,但有什么可担心的?大概他的处境也没法更糟一点。他裹紧外衣,推开那个冰窖一样的房间的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