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奋进

炸号老屏

Post Origins fic ( 呃,有人愿意帮我想个名字吗

因为前面有很多东西不大会写所以,决定先直接跳,参见Post Origins fic大纲

牌牌:这人挺搞笑的jpg.

 

 

休息。

 

Remy躺在床上闭紧双眼,试着清空脑子,用平稳,深长的呼吸放松自己,没用。左肩刚刚缝合的伤口还在一跳一跳地疼,这不碍事,但他似乎没法从紧绷的状态中恢复了,无论身体还是精神。之前的战斗像是打开了某种奇怪的开关,然后撂在那儿不管——他躺在那里快一个小时了,身体酸痛,毫无睡意,从头到脚充斥着无处发泄的焦躁感。

 

思维变得难以控制,清晰而并不连贯的画面从眼睑下面划过,一些胡乱拼凑的胶片:子弹,红发雇佣兵挥过来的匕首闪着寒光;自己在新奥尔良的小巷里亲吻Belladonna,女孩柔软的嘴唇蹭过嘴角;父亲和Henri匆匆跨过老旧的门厅, 他看着他们渐行渐远,想跟上去又不愿挪步;William Stryker从手术台上方俯视他。实验室的记忆突然全部涌出,他立刻驱散那些想法,却克制不住一阵一阵泛上来的冷意。Remy有一阵子没想这些事了,但此刻,那熟悉的,强烈的逃脱欲望再次抓住了他。可他不知道该往哪走,所有的路都堵死了。

 

说来讽刺,他不大做梦,也始终不理解Logan为什么能被噩梦困扰那么久,现在他却醒着,被脑子里的东西搅到心神不宁。

 

然后,在那些交错的面孔里他看到了Logan,不是记忆,也不是幻想,只有一个背影,但不知为什么,他看起来其他人清楚一些。脑子里的Logan就这么背冲着他站在一片静静的雪地,那件老掉牙的皮夹克裹着他笔直僵硬的肩膀。潜意识里他总会把Logan和雪联系在一起,虽然这很不科学,毕竟他们没在一起待那么长时间,自己出生的地方也几乎从不下雪。

 

他翻过身,依旧没有睁眼,脸埋进略带霉味的床单里。那些滑动的画面似乎散开了,没有消失,反而铺天盖地地砸过来。渐渐的他有点顶不住了,神经绷得太紧,好像下一秒就要断开。别想,Remy挫败地坐起来揉着自己的脸,搞什么,他不算太平的小半辈子都被回忆完了。

 

屋里冷得要命,他重新套上了中枪时穿的那件衬衣,还特意多扣了两个扣子。衣服肩膀的接缝处被自己撕开了,沾着水,酒精和血,潮湿地贴在皮肤上。他该去找点酒,或者镇静剂,或者这小破房子里能翻出来的随便什么玩意让自己睡一觉,要么干脆站起来去换Logan的班,总比坐在这小凉风里要睡不睡强。Remy把这个小房间所有的柜子倒腾了一遍,连个药片都没找到。他打算认倒霉出去换班的时候门外响起了熟悉的沉重脚步声。

 

起初他以为有什么紧急情况,后来发现Logan只是闲的无聊在来回踱步。但那脚步最后停到了自己房门外面,就在门边。然后走远一点,停住,又转回来。Remy从床头柜边站直了身子。很明显Logan在犹豫,这不是他的风格,破门而入,要么干脆不进来,那才是他。大概有事要说?遇到麻烦事了吗老罗?一想到Logan那张皱着眉欲言又止的苦脸他就忍不住咧嘴,考虑到他现在的精神状态,Remy有些惊讶自己居然还笑得出来。

 

还是你单纯半夜寂寞了想谈谈心?

 

他几步跨到门边,Logan还在那,估计拉开门就能面对面,如果他想聊天Remy是很乐意帮他排忧解难的,反正睡不着。解决别人的问题,这是牌皇调整情绪的一种方式。比起自己他更愿意去照顾其他人,这让他感到轻松,有掌控力,似乎这样就可以暂时把自己的问题扔在一边。

 

就这点而言Logan不是个特别理想的伙伴,强壮,暴躁,不需要也不喜欢别人的照顾,对他偶尔的“好心”举动没有丝毫领情,这让Remy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好像Logan一眼就能看穿他,就像失忆之前那样,一出手就把他摁得动弹不得。他痛恨失去掌握的感觉,脆弱,无力反抗,浑身上下都是弱点。

 

从前的Logan让他不安,而现在的Logan依赖他,再不情不愿也还得跟着走。如果不算Stryker,自己大概是唯一和这个男人的过去有点联系的活人,尽管这点联系牵强到Remy自己都不忍细想,你他妈逗我呢。

 

他没想到Logan会同时进来,他拽着把手还没用劲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冲力,房门伴着悲惨的嘎吱声,直接撞过来差点糊到脸。

 

“Logan? 你.....你被门卡住了吗?”

 

Logan哼了一声,那张苦脸跟Remy想的一模一样,神情介于尴尬和担忧之间,维持着要进不进的姿势站在门边,的确很像是被卡住了。门框矮了点,Remy进来的时候都不得不低头。“我听到动静就过来看两眼,你的...伤,”Logan随手比划了一下肩膀,“还行吧?”

 

“小意思,”他扯出一贯没心没肺的笑脸,但一直阴魂不散的头痛多少牵住了他的表情,“这算是关心吗?真感人,我的朋友。”

 

他等着Logan不冷不热地还击一句,像平时那样,然后他们就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而黑发男人盯着他没有接茬。Logan没反感自己的小玩笑,暂时没有,他也知道自己看起来一团糟,但那种视线太难忽视,Remy几乎能感到它们打到自己皮肤上,带着陌生的温度和力度却没有往常的凌厉,顿时让他无所适从。Logan的确是在关注自己,这个想法多少让他有点触动,虽然有时候不近人情,这家伙到底还是把自己当朋友看的。但那种关切里夹杂着别的情绪,他自己的情绪。Remy不是胆小的人,对他而言,任何事,任何情况都不是意料之外,他们相处不久,但一起经历的事并不少;碰巧都对对方抱有一点超出友情的东西也不是不可能。

 

他不能再用轻佻的玩笑糊弄过去,也不愿露怯,对话就这么中断了。Remy装着没趣的样子,后退几步腾出地方,有些诧异地看着Logan顺手把门带上。Logan的脸迎着旧台灯稀薄的黄光,所有隐晦难读的神情似乎瞬间明朗起来。于是Remy径直朝他走过去,他想随便扯点什么话,让气氛重新轻松下来,但那些不痛不痒的调侃全都噎在喉咙里。最终他只是靠近Logan,手掌触到对方的上臂,那些肌肉摸起来就像铁。黑发男人挑起一根眉毛,看上去不怎么舒服,但他站定了,没有打开他的手,甚至没有后退。

 

一开始只有试探性的触碰,一方面他想试试Logan,看他什么时候会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迅速躲开,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时间,触摸同性的感觉多少有些陌生。Remy不介意尝试,但他的履历里暂时还没加上“跟男人睡”这条,Logan大概也没有;听别人的故事是一回事,真做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他其实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游刃有余。Logan依旧眉头紧锁,但他的站姿变化了。他开始放松自己,沉默地接纳着Remy的试探,那表情让他想到一头被幼狮团团围住的公狮子,忍辱负重地任凭小崽们在身上乱爬,还嚼自己的尾巴。但他暂时没法分神嘲笑Logan,另一个人的体温在这冷飕飕的破房间简直有种迷惑人心的力量,他得尽力克制整个贴上去的冲动。

 

后来他们接吻了,很难说是谁先开始的,但一发不可收拾,先是小心翼翼的试水,然后大胆而略带炫耀,最后渐渐失去了章法。Logan把一条胳膊绕过Remy的后背,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以一种跟他暴脾气极不相衬的,不紧不慢的态度回应着。

 

他显然低估了Logan的技术,脑子中两枪还熟成这样,大概没少跟人睡过。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