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奋进

炸号老屏

乐色思想

那时他一无所有。

Remy和他一起在北部游荡,他们都在抓瞎——logan脑子空空荡荡,除了噩梦一无所有,Remy自称"朋友",而此前他俩的交情也不过一天一夜。现在想想,那种调查根本不可能有结果,他俩都是明白人,却依旧甘愿把自己的时间耗在上面。

他们都一样,一个人走得太久,几乎忘了有人陪伴的生活是什么滋味,有多么难以割舍。

对logan来说,在岛上醒来,找到牌皇,一起北上,那两年是他生命的开端。Remy是他的向导,一个看上去吊儿郎当,偶尔阴沉得可怕,更多时候挂着狡黠笑意的青年。在Logan的脑子里他不会死去,永远这么一副坏相,嘴角上翘,随时都能蹦出句话来堵的人一口血,眼底却带着温柔。他记得他们走过黄昏时分没几个人的长街,肩膀不时相撞,凛冬将至,大风吹得人脸颊麻木。

那个时候logan已经想开了,半开玩笑地说是时候收手各回各家什么的。

"各回各家?你家在哪儿啊?"

Remy偏头看他,带着一贯的嘲弄表情,脸和脖子都露在外面冻的发红,他却跟不怕冷似的浑然不觉。考虑到他是路易斯安娜人,logan不得不佩服这一点。

"得了吧,logan。你不是那种会收手的人,狗总是追着猫跑,而你,"一掌拍在金刚狼背上,"不挖出点东西就不罢休。"
最后一个行人匆匆转过街角,消失在降临的夜色里。Remy抓住logan的后颈拉近两人,冰凉的嘴唇贴上他的眼角。"放心挖你的骨头吧wolvie," 拥抱的间隙里耳语声几不闻,"我会看着你的。"

我会看着你的。

logan闭上眼睛。他该睡上一会,然后去接eric的班,而不是坐在这里胡思乱想。哨兵神出鬼没,变种人已经承受不起更多伤亡。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