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奋进

炸号老屏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3)

Remy留在学院过了一夜。

然而他一直在和Ororo窝在公共休息室里叙旧,把logan晾在他自己的房间抽闷烟,房门大开,断断续续的谈话声从楼下传过来。Ro显然希望Remy加入X战警,这可以理解,他们刚刚失去Jean, scott和教授。而这场大乱之后变种人学生们需要更加严密的保护。Hank不能时时刻刻顾着这边,虽然Bobby和Kitty等年长学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但还远远不够。他们需要更有经验,更强大的战士。他没听见Remy表示拒绝或是同意的回答,面对自己没把握的情况,牌皇只会做两件事:笑,不说话。这令他看上去精于算计,深不可测,他显然也很满意这种效果。logan却知道他只是自己心里没底。

从操场回来的路上Logan忍不住又问了几句,成功把Remy稍稍安定下来的情绪重新点着了,很不耐烦地敷衍说是工会和刺客联盟冲突的事。

“我说了以后再谈这些。”牌皇有些生硬地挣开Logan的手臂。

“别跟我装,Remy, 我知道你有什么能耐,工会那点破事绝对搞不到你,”logan发现自己很难保持平静,他已经忍耐太久了,为什么所有人都瞒着他所有事?“我只想知道你到底该死的出了什么——”

牌皇盯着他的目光让他收回了后半句话。有那么几秒钟logan以为自己要炸了,字面意义上的炸,被扑克牌轰上天那种。他变了色的瞳孔透出一股戾气与奇怪的威慑力。金刚狼不会被威慑,但这并不意味着某些瞬间他不会觉得心寒。

Remy看出了他的震动,自己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尴尬的几秒钟后,他靠近过来,小心地把手放到Logan肩上。“知道吗,你问问题的时候总是特别混蛋。大吼大叫,把人抓起来往墙上扔。”

“也许我们该再来几次。”

听完这句两个人都没绷住。这个扔墙梗他完全没印象,只知道Remy从前经常拿来挤兑他。

争执暂时结束了,看起来他们又回到了亲密的老状态,平滑无缝,但Logan知道裂痕就在下方。失去的这几年时间是一道最深的缝,一天不填满,就可能彻底裂开。快走到门口的时候Remy突然叫住了他。

”没人把我怎么样,logan,“ 他说,”这并不是。。。关于我。“

 他说完这句就匆匆挤过logan进了屋,而Logan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漫长的一天。

Logan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他当然希望Remy留下来。他知道如果自己要求帮助,于情于理牌皇都不会拒绝。Remy应该有更好的生活。他不能让他永远在那些见不得光的地方挣扎。可他不会说,也不能这么说,他不能代替一个自由的意志决定去留。Remy不会受制于人,他回到他身边是出于信任。

 

Logan 大概是睡着了一会,听到动静时也没有睁眼,他知道那不是敌人。克制的脚步声从房间一角挪到另一角,衣物被扔在椅子上一声轻响,脚步挪近,左边的床垫下陷,然后是另一侧。无需辨别,几乎是出于惯性,Logan揽住伏在他上方的潜入者,轻轻摁着他的脊梁往下压,直到他们的身体完全贴合在一起,对方的手肘撑在他头的两侧。

这感觉就像回到记忆的开端。他们在北部漫无目的搜寻的那段时光,好像期间的一切都不曾发生。他还是那个没有过去的人,刚刚从一段长梦里挣脱,急于确认身边另一个体温。

“别装了。”Remy大概是跟Ro谈久了,嗓子都是哑的。logan睁开眼,他就穿着件薄薄的衬衣趴在自己身上,散开的头发挡到颧骨上方,细碎的暗影里两点幽微的火苗。

“所以?”

“搞不搞。”

“搞。”

Remy俯下来吻他,Logan一边回应,一只手伸进衬衣里沿着他后背的线条来来回回。刚开始他们还很能分出点精力来“注意影响“,但这种克制的局面没能持续多久。好在他俩都是实干型,上床不讲话是少数共识之一,墙薄无所谓,床不散架就行。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