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奋进

炸号老屏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1)

应该就是自己脑补的狼1后续orz, Remy陪着失忆老罗回加拿大找找线索什么的......还没想好后面会怎样,写的乱七八糟.......

 

logan在略微潮湿的床垫上翻了个身。肌肉依旧有点酸痛,他舒展身体靠着床板坐起来,皱着眉拿起吸剩的半根雪茄。

点火前一秒他停住了:"要我开窗吗?"

另一个人正盯着黑漆漆的窗子出神,迟了几秒才回答。

"……不用。"

 

一声脆响,蓝色火苗弹出。房间渐渐被烟雾充满的时候没有人再说话。木屋的玻璃在狂风击打下细细作颤。

logan有点头痛。雪茄的烟雾模糊了房间里的其他味道,他们花了整整三星期才找到这里,而他自己却毫无头绪。他脑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少了,起初他记得一些碎片,几张脸,现在都混成污浊的一团,用尽全力都不能再将它们分清。

除非是在噩梦里。梦境里什么都很清楚,每晚logan会从床上暴跳而起,浑身冷汗,钢爪刺透床板。他绞尽脑汁回想那些梦,多半是战争,在丛林里,还有几次他看见自己躺在类似水槽的东西里。没有一个梦是愉快的,它们都伴随着剧痛和恐慌,而他已经筋疲力尽。

 

Logan攥着那块名牌,薄薄的金属像是要穿透他的掌心。金刚狼 ?谁会管自己叫这个?

他抬起头,对上另一双眼睛。“别把自己逼太紧了,老罗”, 棕发年轻人靠着窗子,神情疲惫,“你需要更多时间。”

 

他们没有再往北走,虽然加拿大对logan有种莫名的吸引力,低温,积雪,松针混着地面的污泥,伐木电锯的震颤从树干传到尖端,黄昏寂静,夜里狂风呼号。logan在这种环境里感到熟悉放松,牌皇只觉得陌生。除了三里岛上的两年(他真的不想提这个),他几乎没离开过新奥尔良,习惯了每个夜晚都充斥着南方都会的喧嚣,北部极端的寂静让他不安。

 

牌皇一看就是个左右逢源的家伙,但事实上除了养父Jean-luc和两个兄弟,他并没有跟谁交过心。倒不是说他有多孤僻,许多人在他生活里进进出出,但他从不允许任何人停留得太久。Remy自认为三里岛这事并没有毁了他——活生生的逃出来,隐姓埋名继续着以前的生活。时间一久,恐慌都渐渐淡去,他不再像刚开始那样频繁地被噩梦困扰。偶尔他还会惊醒,坐在黑暗里喘息,直到闷撞着胸腔的心脏平静下来,直到愤怒终于盖过恐慌。

 

有些时候他想上前一步,本能却警告他后退,如果继续走,疼痛和死亡的回忆就铺天盖地而来。可是靠近logan让他觉得放松,尽管靠近一个长着六根钢爪,暴躁不堪,还拎着自己往墙上扔过的家伙.....怎么听都是在作死。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