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奋进

炸号老屏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恶俗私货,瞎几串戏

(“受了诅咒的小詹姆斯豪利特,一半是人,一半是野兽,捅死了自己的亲爹,仓皇逃家。可怜的孩子生着病,可他的哥哥不得不离开他,去林子里狩猎,一天一夜都没有回来。”

“维克多?”他在半梦半醒中绝望地求助,“回来吧,救救我,我的头好痛。”

另一声呼唤,这次更加微弱:“妈妈。”

“……他听不见,别再喊了!” 一个声音回答着他,有人轻轻坐在床脚,小詹姆斯瞪大了眼睛。陌生人放在他额角的手像铁一样冰冷,他身上没有活人的味道,这本该令他害怕,但那应答的声音里却带着一丝急切,又那么温柔。

他鼓起勇气主动发问:“你是谁?”

詹姆斯看不清那张脸,可他能感到那个人冲他笑了。)

(此时此刻,冥府,收看同步直播的其他死神哥哥:

“这他妈也行??????”)

1.罗根

罗根没想到自己会在墨西哥见到那位老朋友。

查尔斯依旧时好时坏。他服药太过频繁,反而削弱了效用,他意识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罗根有时会想,住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也没什么不好,没了主脑的协助,查克强力天线的收听范围缩水不少,某种程度上算是闭目塞听,大家的日子都能太平些。

上一次剧烈的发作是两个月前,那时他们还勉强挤在边境的汽车旅馆里。多亏了一支被他忘在口袋里的镇定剂,一条街的人好歹没跟着陪葬。

从那以后,他绝口不提西彻斯特的最后一夜。

他继续开他的车,挣他的钱,打着他买船的老算盘。卡利班负责望风,外加缝缝补补的活儿,而查尔斯拿些剩下的旧铁皮罐头种点花。他知道脏活来钱更快,如果他孤身一人,罗根可能会考虑拼了这把艾德曼老骨头打打黑拳,给某些不太混账的暴发户当个保镖之类的……他的自愈因子跟着他一起老了,衰退不可避,不可逆,但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迅速。他还有时间,如果需要,他还可以继续战斗。

……可是他不需要战斗。他需要一大笔钱,或许再来一副老花镜,好把手机屏上的乘客地址瞅清楚。那对钢爪好好地埋在血肉里,继续荼毒这具躯体。
罗根刚到墨西哥时猜自己大概还有二十年好活,足以能不紧不慢地送走查尔斯,随便挑个地方再游荡一阵,说不定他会回加拿大,如果还折腾得动。

哨兵危机让他吃尽了苦头,但乱搞时间线也并非全无好处——那些丢失的记忆,困扰他大半辈子的梦魇,虽然并不完整,却像拼图那样,一片片散落回来。查尔斯搭了把手,帮他将它们放回原位。

难怪科瑞德阴魂不散,年年亲自上门给他送惊喜,这下一切都说得通了。他记起和异父兄弟度过的一百年时光,他们的疏离,决裂,重逢,他记起那个月亮一样的女孩,两次死在自己的臂弯里。

它们剥离得太久,那感觉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

凯拉 谢弗福克斯,狼獾的月亮,他的教师女友。安娜玛丽,在火车上靠在他肩头流泪的小姑娘。还有琴,琴……

他终于找回了想要的东西,却并未感到丝毫的轻松,毕竟他挑不出多少温馨的记忆,一切幸福都免不了扣着些痛苦十倍的东西。除去暴力嗜血,科瑞德勉强担起了大哥的责任,把他拉扯到可以自己觅食的年纪,但罗根从他那儿可没捞着多少温情。

——暂停惹——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