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奋进

炸号老屏

记梗

可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 他对每一个路人微笑,对每一个认识不久的人关怀备至,分手时又把他们忘了。

“你凭什么说这不是真心呢?我是真心的啊。”

然后他问道,一脸稀世罕见的真诚。

我七窍生烟,彻底答不上来了,只能随便找点东西砸一砸泄愤,结束这段对话。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