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奋进

炸号老屏

叉男鬼剧AU:
《吸血鬼猎人老罗根》
假的,不要在意,雷以及糙

资深吸血鬼猎手与并不正经的搭档深入特兰西瓦尼亚小村,为救被伯爵诱拐的店主女儿,乔装成普通旅客混入古堡钓鱼执法。

然而女孩子有颗向往自由的心,人家乐意永生,早早就咬了。对女孩怀有爱意的搭档:???

二人发现古堡里鬼多得打不完,而伯爵是个明白人,早就识破了他们的用意,暗中把法器(木桩,木制子弹,蒜水n圣水)销毁,舞会混战中搭档哥哥陷入鬼堆,猎人杀到阁楼,把门反锁,破窗子下面就是风雪悬崖,后头群鬼咣咣拆门——

猎人正在慎重思考要不要同归于尽,感觉外头动静变了。然后门被拆了,搭档浑身残骸粘液,拎着根木桩就冲进来:“罗根,惊不惊喜!我急中生智把蜡烛架子给折了!快跑吧!”(?

二人攀着外墙艰难爬出,逃到野外,太阳快要出来,雪已经小了很多,激情合唱《外头是自由!》,唱着唱着搭档哥哥浑身不对劲,抽搐着长出了獠牙,一口叼住猎人的脖子。他在打斗的时候被咬了好几口,因为衣服是深红的,又沾满了残骸,老猎手没有注意。

(来自“被猫隔衣服咬了一口,衣服完好皮却破了”的迷思。)

老猎手打了一辈子鬼,最后被坑成了鬼。太阳照常升起,全剧终。一对新鬼仓皇逃回古堡,面临被残存同胞暴打的命运。

……我怕是真的没救了。

新号xiolu,提裤修的文都搁那边。886

小号存档。

卢哥算了叭:

lof我甘霖俩哎

屏蔽惹,图不晓得能不能发

维城旧事

本来真想搞abo,但连续跑偏,成了艾家碎碎念,弃了(反正你不写

性别这玩意,就是随机摇号。这篇4小表哥。

1.

亲王侄儿帕里斯向卡普莱伯爵提亲的消息传遍了维罗纳,当然,茂丘西奥知道得更早些。那时候罗密欧还在洛萨琳这棵月桂树上吊着,天天寻死觅活,浑然不知卡家还有个叫朱丽叶的小美人儿。

他也明白卡普莱伯爵根本舍不得嫁这个年方十六的小闺女,推杯换盏之间,他并没答应帕里斯的请求。茂丘西奥对此感到开心极了,他跟好表亲帕里斯向来不对盘,基本来说,只要帕里斯不顺心,他就快活得要命。

可惜他这位俊俏的表哥哪哪儿都好,就是脑筋不太会转弯,没能从伯爵的客套话里读出婉拒两个字来。

早饭桌上,甜美的帕里斯殿下又大谈起和朱丽叶结婚的事,兴致浓时刀子切得银餐盘咔咔作响。茂丘西奥这天不巧醒了个大早下楼,躲闪不及,只能和瓦伦汀一块病恹恹地坐在对面,边撕扯面包边半信半疑地听着表哥唠叨,爸唉,他连以后要几个孩子都盘算好了。

“帕里斯你差不多行了?!能不能悠着点?人当爹的还没说要把闺女嫁给你吧?”

茂丘西奥的话让他凝固了几秒钟,随后,那种帕里斯特有的,盲目的傲气再度爬上他精致的小脸。茂丘西奥给晃得心一烦,随口又插了一刀。

“人姑娘看上的又不是你。”

在那之后,大家安安静静地嚼着饭,直到帕王子用完了早餐打道回府,都没人再说话。

茂丘西奥重新把盘子装满,心满意足地啜起了淡麦芽酒,一抬头却对上瓦伦汀狐疑的眼神。

“……我脸上有东西啊?”

一整早闷不吭声的小弟突然鲤鱼打挺,穿过整张桌子攥住茂丘西奥的绸衣领,语气咄咄逼人。

“什么叫“看上的不是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哈?”

“???我瞎掰的啊?!这是新衣服你松手?!?!”

2

“什么知道什么?”

“少装蒜,朱丽叶啊!”瓦伦汀一拍桌子,震得杯盘叮叮作响,“你怎么知道她心里有人?是哪个跟你玩的蒙太古跟她勾搭上,生米熟饭私定终身了,然后在你这里说漏了嘴?还是她看上了卡普莱自家的……哦,忘了你不爱跟卡普莱玩。”

“谁说的!好猫精跟我可熟得很。”

瓦伦汀脸色沉了一瞬。他掩饰地很快,但茂丘西奥看出来了,鼻子里挤出一声冷笑。

“呵,那还用问。”

一时间两人都懒得说话。他们打小就在一起拌嘴,他认定茂丘西奥开始“满嘴疯话”,或者“犯蠢”的时候都会摆出这张脸来。茂丘西奥恨透了这种表情,无论他们一起长了多大岁数都是一样。

瓦伦汀和他称得上相依为命,但弟弟无意中流露的神情总叫他心里疙瘩得很;通常来说,血亲之间有多少爱就有多少恨。爱生在骨子里,它带来那些理所当然,满不在乎的恨,好慢慢去消磨血缘上的情感。谁都知道亲王的大外甥茂丘西奥有那么点疯,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班伏里奥给惹急了直接喊他小疯子,茂丘西奥反而高兴得大笑不止。

但自家人是……自家人就是另一回事了。分化事故以后,瓦伦汀和他就没那么亲了。他们依旧待在同一屋檐下,一起用餐,偶尔开开玩笑,议论帕里斯,但更多的时候,茂丘西奥都跟着蒙家的罗密欧和班伏里奥满街闯祸,而瓦伦汀更喜欢独自窝在亲王的城堡里。而茂丘西奥自己,靠骨子里那点刺头劲硬撑,一直在有意无意地避开舅舅。

他不愿承认自己已经有些愧疚,而他的亲人,唉,他们也识趣地走远了。茂丘西奥倒也潇洒,收拾好心里的失落,全心全意地扑在他的蒙太古兄弟身上。

还有提拔尔特。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看见提拔尔特发火的样子——真发火,不是虚张声势。那时候他们还特别小,完全不懂事,家族里的孩子还能偶尔玩在一起。

茂丘西奥已经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大概是闹别扭的时候提了些没爹没娘的蠢话。总之,提拔尔特把他搡出足足三米远。茂丘西奥的头磕在墙上,照理说那一下痛的要死,但他一抬头就看见提拔尔特红着眼眶冲他吼,你别这么看我!这又不是我的错!

他不怕提拔尔特,从没怕过,猫王子有什么可怕?你敢挠我一下,我就打你,要么骂回去,最后都是我赢。但不知为什么,茂丘西奥给那一下震住了,他只是愣愣地看着提拔尔特开始重重地喘气,像是拼了命地扛着,扛着,不想哭出来,那样子看得茂丘西奥心里发慌。他犹豫着朝提拔尔特伸出一只手,心想着只要他肯把自己从泥地里拉起来,他茂丘西奥大人有大量,就当无事发生过,他俩还能继续挖战壕的游戏。

可提拔尔特没接他的手。茂丘西奥盯着他仓皇地跑远,完全没觉出脑壳痛来。

他沉浸在当时的气氛里,等回过神来,他因为帕里斯缺席而勃然大长的胃口已经跑得差不多了。

茂丘西奥干笑一声,把勺子往餐盘里一丢,试图恢复一点气氛。

“瓦伦汀好老弟,蒙家的小鬼头个个跟姑娘似的,而卡普莱全家都是暴脾气,谁敢动一下小朱丽叶,老伯爵不用说,提拔尔特就会第一个宰了染指他表妹的倒霉鬼,拧下那颗脑袋当球踢。她要不要帕里斯也不关我俩的事,猫儿既然不爱跟小狗混,也未必喜欢天上飞的鸟。”

瓦伦汀白他一眼,算是短暂和解。

“别打岔,说,是基斯提安?安德烈?还是班伏里奥?是那个班伏里奥吧?”

“这跟我想的不一样,” 茂丘西奥突然来了精神,“你倒说说看,兄弟,为啥是小可怜班伏里奥,不是人见人爱的罗密欧呢?”

瓦伦汀笑了,他摇摇头。

“你怕是天天跟蒙太古家的儿子混傻了,连卡家的小姐成了个阿尔法都不晓得。”

“操!!!她不是才十——”

“茂丘西奥,你要还想在这屋里待着,就别让我再听见你污言秽语,” 艾斯卡勒斯亲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了饭厅,把一只杯子重重地掼在台面上,瓦伦汀嗷的一声失去了平衡,茂丘西奥的新衣裳就此告别了自己的第一颗扣子,“我的宫殿不是游乐园,容不下你们一大早就在这游手好——对了,今天怎么这么早?”

他是冲着两个外甥讲话,可茂丘西奥把脑袋一低,只有瓦伦汀迎着亲王的目光。

“那是因为帕里斯天还没亮就在聒噪了!”瓦伦汀拍拍身上的面包屑,爬下桌子,轻盈地朝亲王行了个礼,“您不如赶紧安排他结婚,让他放过我和茂丘西奥。”

亲王两边眉毛都拧成一条。

“结婚?他结什么婚?人老卡普莱发话了吗他就结婚??”

茂丘西奥发誓他没想在舅舅跟前失态狂笑,天知道他有多久没跟他讲话了,这可尴尬死了。但这一天开始得比以往轻松太多,太多了,茂丘西奥的精神已经有点松了劲,再加上瓦伦汀听完这话连口水都喷出来了,他一时也没憋住。

家仆纷纷逃离饭厅。老艾斯卡勒斯目瞪口呆,只能看着他亲姐姐的两个儿子表演,完全说不出话来。他不记得城堡里上一次闹出这样的动静已经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等到兄弟俩笑疼了肚子,除了敲桌子再也发不出什么声儿的时候,罩在他脸上的严霜却悄悄地化了下来。

3.

茂丘西奥喜欢维罗纳,这里气候宜人,常年鲜花盛开,姑娘小伙水灵灵,街上随便揪一个都像画中人。尽管蒙太古和卡普莱们每天在街上打得结球,这儿还是人间天堂,居民形形色色,每天上演着各种各样的稀奇事,人们还是会向某个颠三倒四,四处游逛却带着印记的欧米加小贵族投去奇怪的目光,但没过多久,他们就要忙着处理自己的麻烦事,琐碎的争执占据了他们的精力,斗殴叫人头脑发热,身子冒汗,再柔弱的欧也能拽着领子跟人干架,大家伙都忙着斗,谁也没空怜香惜玉。

恨,除了恨没什么新鲜事。

4.

“好猫精,又在发什么呆,恍恍惚惚,像丢了魂儿!……哎哟,又怎么了这是?”

“……”

“啊,我懂了,伤心人要自己躲起来抹眼泪,又怕给人瞧见丢脸,可他永远躲不过茂丘西奥,怕是这辈子都不行。提拔尔特,收收你的感情,你这味儿搅得我鼻子都酸了。”

提拔尔特转过来瞪着他。他眼眶有点红,倒是没见着眼泪,泛着金的头发全部支楞在脑袋上,茂丘西奥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有点想笑。

“你也不要太难受啦,她还是你的好表妹,你还是可以天天瞧见她,只是你俩不太可能结婚了。”

“你知道朱丽叶的事了?”

提拔尔特的嗓音很奇怪,茂丘西奥想,他还是哭过一场了。他没回答,笑嘻嘻地去揉提拔尔特的头毛。

“再笑就把你扔下去喂鱼。”不愧是提拔尔特,缓过劲来就要用爪子招呼人,但那双蓝猫眼里的忧伤情绪似乎稍稍淡了一点。

茂丘西奥撇撇嘴,在他身边坐下,学着提拔尔特的样儿把双腿悬在城墙外缘,护城河从他们脚下悠悠流过。他看提拔尔特蔫头耷脑,没有真把他丢下去的意思,干脆大着胆子搂住他的肩膀。卡普莱家的男孩轻微地僵硬了一瞬,随即在熟悉的气息里放松下来。

“再说了,你不是还有我嘛。”

(写得没头没尾,背景设定评论里补全)

脑花存档

尾声

三天后,当艾斯卡勒斯拖着疲惫的身子从边界撤离,他才意识到外甥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茂丘西奥不在疗养院,不在蒙太古家,维罗纳的大宅里空无一人。

那三个形影不离的年轻人这回没在一起。小班伏里奥颓然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一老一少面面相觑。他看起来同样焦急,而毫无头绪。

“我只知道那……那件事以后没多久,提巴尔特加入了X区勘探队。朱丽叶急疯了,可那是一次志愿行动,您知道提巴尔特,他要是下定决心,没人拽得回来。”

“可是茂丘西奥不该知道这些,他一直在医院里。有一回他提巴尔特在哪,我们没敢告诉他实话,他也没说什么……但我想,我想他迟早发现的。”

(大概是提巴尔特差点失手弄死球后觉得,靠我不能面对生活了!直接加入了自杀勘探队,毫不意外地失去了音信。球通过某种途径了解这件事后偷偷求负责人红夫人放水,跟着下一支队伍进入找提拔,他再也没有从闪晃里出来。朱丽叶一方面挂念表哥,一方面秉持着科研精神,跟她爹撕破脸皮要进去找人。小罗也急疯了,直接赶到南境总部跟女友和兄弟同生共死,阿班稍微有点理智,忍痛留下来打掩护,毕竟项目高层都是红家在负责。结局暂定球一直没出来,朱丽叶进X区之前接到了帕里斯的紧急电话,语气奇怪地说提拔人找到了,她迅速赶回去以后发现这个表哥,emm,不太对头。

今日发梦:

队琴牌淘四人liebe,骚不来骚不来

ps: 卢麻夫妇*马三伯*maya那种

……你克制下好伐

几个关于音乐剧概念的问答

“另外,麦的形状和国籍没有必然关系” 👏

Variola:

歌剧和音乐剧有什么区别?


歌剧(opera)这个词源自意大利语,意思是“作品”,最早出现于17世纪中叶,按照《牛津英语词典》的解释,这个词最早用来指“一种结合了诗歌、舞蹈和音乐的表演形式”。歌剧诞生于文艺复兴后的意大利,从某种意义上说,被认为是古希腊戏剧的复兴(从题材到表演形式的借鉴)。


和歌剧相比,音乐剧的元素更加丰富,包括歌曲、对白、表演和舞蹈。一般来说,音乐剧的对白比歌剧要多(但是这不是绝对的,比如《巴黎圣母院》全剧没有一句念白,而《魔笛》中则有大量连宣叙调都不是的对白);在音乐剧中,舞蹈往往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音乐剧演员除了唱歌和表演之外,还需要参与到舞蹈的表演中来,而在歌剧中,唱歌的负责唱歌,跳舞的负责跳舞,分工非常明确;第三也是非常容易分辨的一点,音乐剧作为现代剧种,往往会包含许多流行音乐的元素和风格(比如爵士、乡村、民谣、摇滚等等);另外,歌剧演员演出基本是不带麦的,音乐剧(尤其是大剧场音乐剧)则需要用麦克风扩音。


另外,麦的形状和国籍没有必然关系。


法剧最常见的是不够美观的小蜜蜂,但是也有用额式隐藏麦的,更早的时候还有直接拿着话筒上的(对我说的就是《星幻》)。




所以《歌剧魅影》到底是音乐剧还是歌剧?


是音乐剧。


前面也说了,音乐剧和歌剧相比,融合了更多的音乐元素和流派,这些流派不光有流行,也有古典。《歌剧魅影》原名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歌剧院的幽灵,所以剧组访华的时候定的官方译名是《剧院魅影》。


至于为不跟着官方叫?我高兴你管得着吗(不然哪经典有段子讲XD


PS:关于音乐剧里乱入古典乐的,莫扎特了解一下?




好的,既然说到莫扎特,请问摇滚歌剧算歌剧还是音乐剧?


…………摇滚歌剧不是歌剧。


也不是音乐剧。


摇滚歌剧(英语rock opera,法语opéra-rock,德语rockoper),指的是摇滚概念专辑,即“一组围绕同一主题同一叙事创作发表的摇滚乐作品”。摇滚歌剧的存在形式是音乐专辑,而不是舞台脚本,少数摇滚歌剧会被改编为摇滚音乐剧演出(比如《毛发》、《耶稣基督万世巨星》、《油脂》等等),但这并不能反过来说明摇滚歌剧是存在于剧院舞台上的作品。


对我知道现在有一些法剧喜欢给自己加个摇滚歌剧的后缀……这最多表示它们是脱胎自摇滚歌剧的,但是摇滚歌剧和摇滚音乐剧真的是两回事儿。




……所以,摇滚歌剧其实也不是法国独有的?


不是。


1966年6月由The Mothers of Invention乐队发行的专辑《Freak Out!》是史上第一张摇滚歌剧,The Mothers of Invention是美国乐队。


著名的摇滚歌剧还包括:


1969年The Kinks乐队的《Arthur (or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British Empire)》


1972年David Bowie的《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


1975年Queen乐队的《A Night at the Opera》


1979年Pink Floyd乐队的《The Wall》


1999年Lacrimosa乐队的《Elodia》


2004年Green Day乐队的《American Idiot》


看,其实都是概念专辑(虽然有些也拍成音乐剧或者音乐电影了)




好的,那么请解释一下概念专辑?


概念专辑是指专辑中的乐曲全部围绕相同主题的音乐专辑,创作者用一张专辑里的所有歌曲来表达一个主题。其中的歌曲所表达的都应对应主题的中心思想,都是为主题服务的。


概念专辑和普通专辑的区别仅仅在于“概念”(即主题),和曲风没有关系。


比如The Beatles乐队1967年的《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被认为是一张杰出的概念专辑,但通常并不被认为是摇滚歌剧,因为其中包含了摇滚乐、流行乐、迷幻音乐等多种元素。




那么法剧正式演出前发行的专辑,到底是概念专辑还是什么?


是概念专辑。


概念专辑和曲风、商业推广什么的都没有关系,概念专辑的核心是同一概念/主题下的歌曲合辑。


至于为什么法剧特别喜欢在公演前先出概念专辑,一方面是作为商业试水(一方面打开知名度提前宣传,另一方面如果反向不好可以及时止损),更重要的一点是和法剧的创作手法有关。


法国的音乐剧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流派,一个是传统的comédie musicale(“音乐戏剧”),一个是只有二十多年历史的spectacle musical(勉强译为“音乐表演”),前者脱胎自传统的剧院作品,后者则完全是从唱片发行的流程发展出来的。


简单通俗地说,comédie musicale是拿到剧本,按照剧本和故事大纲开始按部就班地创作,而spectacle musical则是有概念就开始头脑风暴,管你成品怎么样让我们先来写歌。


所以在传统的comédie musicale里面,我们会听到大量的主题变奏,主要旋律会经常性地重复出现,因为这一种音乐剧的创作是整体划一从上到下从整体到局部的。而spectacle musical很少出现重复的旋律,因为它的创作是从单曲开始,所以即使在全剧曲目打到四五十首的情况下,也不会出现重复的旋律。


而这种魔改音乐剧spectacle musical的源头,就是当代法语音乐剧的划时代巨作《巴黎圣母院》。


自它之后,《十诫》、《罗密欧与朱丽叶》、《太阳王》、《摇滚莫扎特》、《1789》、《亚瑟王传奇》……全都走了这条不归路。


PS:spectacle musical偶尔会出现一个比较囧的问题,即词曲作者前期创作的时候鸡血打太多,串联成剧本之际发现写好的歌没处摆的情况——没错我说的就是法扎,概念专辑里有些歌到官摄里消失了。为什么啊?因为他们圆不上剧情了,就酱。




……所以说,法剧没有剧情这个说法,其实不是黑?


嗯,准确地说,法剧是“一种介于剧和演唱会之间的特殊表演形式”。


毕竟spectacle musical嘛。


都叫音乐表演了你还想怎样?


——不,其实法剧也有传统的comédie musicale的,《巴黎圣母院》之前也有剧情完整有逻辑不是幻灯片放映式的音乐剧的,请不要被刻板印象束缚住自己。


“法剧没有剧情”其实和“德奥剧没有舞美”一样,是一个圈内梗嘛,真的不要一概而论啦。

齐齐整整最重要!